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水无香

态度决定一切

 
 
 

日志

 
 
关于我

爱自己,爱家人,爱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春晖中学与白马湖  

2015-02-02 16:44:59|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汉梁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0年3月27日   第 07 版)
        
上虞,在浙江省算不上一个通都大邑,但却因为有了春晖中学与白马湖而名扬四方。
  从上虞市内出发的公交车,只行驶了5公里便到了目的地。刚下车便有停在路口的三轮车拥上来兜生意。我都一一回绝了。晨风和煦,我要一个人慢慢地沿着这条白马湖边的小路悠然自得地走去。哦,这个湖可真不小啊,远处天边还绵延着高低起伏的群山。既有水又有山,当然就有了勾留人的魅力。小路的入口处竖着两根又细又高的木桩,上面横着一个网格长框,框内有“春晖中学”四个儒雅的毛笔字。
  春晖中学创建于20世纪20年代初,原先是一所私立中学,校长为经亨颐先生。不知道这位经校长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把一大批博学有识之士如夏丏尊、叶圣陶、丰子恺、朱自清、俞平伯、朱光潜、王任叔以及何香凝、柳亚子、蔡元培、黄炎培、张闻天、陈望道、吴稚晖等请来执教或讲学。
  柳亚子到这儿来时先在驿亭火车站下车,接着便登上经亨颐先生早就雇了停在白马湖边的一条乌篷船,在饱览了白马湖的湖光山色后,于夕阳晚照中把船泊在何香凝的寓所“蓼花居”旁边上了岸。柳亚子先生曾写诗描写湖边桃红柳绿的春景:“红树青山白马湖,雨丝烟缕两模糊。”朱自清则用诗情漾溢的散文笔调写道:“湖在山的趾边,山在湖的唇边,他俩这样亲密,湖将山全吞下去了,吞的是青的,吐的是绿的,那软软的绿呀,绿的是一片。”
  经亨颐先生住的“长松山房”就在丰子恺的“小杨柳屋”与弘一法师的“晚晴山房”附近。他的女儿经普椿则与何香凝的儿子廖承志结为伉俪。我想,这位经校长至少在礼贤下士方面做得特别好。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特别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否则,就绝不可能在白马湖边形成这样一个人才荟萃的局面。在中国近代史上,只有蔡元培当校长的北大可以与之相提并论。蔡元培采取“兼收并蓄”的方针,把各路博学有识之士统统罗致到北大校园。不管是留辫子穿长衫的前清遗老,还是梳分头穿西服的留洋博士,只要有真才实学,不管你信奉什么主义,属于什么学派,他统统给予优厚的礼遇。于是就人才荟萃的盛况而言,便有“北有北大,南有春晖”的说法。
  我沿着湖边小路边走边想,只见白马湖上缀满了钩钩叉叉的鱼网与竹篓之类的东西。对面的远山像被一把巨大的刀子挖奶油蛋糕似的挖掉了好几块,使得曲线柔美的远山有了破相。那挖石开山的隆隆声响吵得人忍不住要皱眉头。可惜啊,这么美丽宁静的湖山就这样给破坏了。假如把人才比作南来北往的候鸟,那么这样的生态环境、如此嘈杂的声响不把鸟儿吓飞了才怪呢!
  我在湖边的绿树掩映处走过一道围墙,看见一扇有檐的木门上面有一块钱君匋手书的匾额,上面有“平屋”两个字。哦,这便是教育家、翻译家夏丏尊的故居了。黑漆木门两边是围墙,估计墙内有一个庭院与几间平房。门虽然紧闭着,我仿佛透过它,看见夏先生正在灯下埋头翻译《爱的教育》,看见他每译完一个章节,稿子就被住在附近的朱自清等人拿去先睹为快。离“平屋”不远处便是弘一法师的住处。院子外墙上有“晚晴山房”四个大字。院门敞开着,我走到山房的台阶前,沿着石头台阶一级级走上去,看见山房正室的外面挂着两块“晚晴山房”匾额。仔细一看,一块是冰心写的,另一块是赵朴初写的。这座山房显然比夏丏尊的“平屋”讲究许多,下面先有一个高高的石基,然后再在石基上面筑房。1929年夏丏尊、丰子恺等人集资筑屋三椽,请当时远在福建的弘一法师前来居住。虽然我现在看到的山房是被侵华日机炸毁后重建的,但我坐在山房的石阶上,看着下面院子里的参天古木,仍然深切地感到这个院落真是清静啊!怪不得弘一法师住在这儿时,每天潜心于书法、绘画和佛经,偶然走到外面去,凭栏眺望微波粼粼的白马湖与层峦起伏的远山,心里感到十分满足。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长亭外,古道旁,芳草碧连天……”的歌声。我看见一个面目清癯的老僧披着袈裟,手持佛珠,慢慢地踯躅在湖边小路上,嘴里轻轻地哼着这支歌。
  我想寻找丰子恺的“小杨柳屋”,但找来找去没有找到,于是就对着夹在夏丏尊的“平屋”与弘一法师的“晚晴山房”中间的一幢矮平房拍了几张照片。假如“小杨柳屋”还在的话,我想,很可能就是这一幢房子。“小杨柳屋”是1922年丰子恺经他的老师夏丏尊介绍来春晖中学执教时自费建造的。有一回,他觉得院子里还缺少点绿色的春意,便亲自在院子角落里栽了一棵小杨柳树,并以此为居所的雅号。他在“小杨柳屋”里为夏丏尊翻译的《爱的教育》设计封面,画插图。在院角的小杨柳树下摆个八仙桌,打开老酒甏,端出炒螺蛳,与夏丏尊、朱自清、朱光潜、巴人等朋友一起喝酒聊天,吟诗作画。
  白马湖就像一坛陈年佳酿,虽然盛酒的酒甏有点儿残缺了,但它那醇厚的香味仍然久久飘散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