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水无香

态度决定一切

 
 
 

日志

 
 

失落的教育理想国  

2015-02-02 16:43:48|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苏省中小学教学研究室(210013  吴举宏

我是在吟诵着“湖在山的趾边,山在湖的唇边”走进白马湖的,从而醉心于“山是青得要滴下来,水是满满的、软软的”、“湖光山色从门里从墙头进来,到我们窗前、桌上”的世外桃源而久久不肯醒来。

在一抹春晖里,我走过狭狭的煤屑路,踱过小小的小木桥,湖水潺潺的流着,草地芊芊的一片,四面满是青霭。没到校门口,迎面的风裹着一阵优美的琴声和歌声吹过来,“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我碰着尊先生。他引我过了一座水门汀的桥,便到了校里。”经亨颐的“长松山房”、何香凝的“蓼花居”、弘一法师的“晚晴山房”、丰子恺的“小杨柳屋”、夏尊的“平屋”,像一幅打开的卷轴画次第呈现在眼前。“在这里,因为没有层迭的历史,又结合比较的单纯”,“这里的教师与学生,也没有什么界限。……无论何时,都可自由说话;一切事务,常常通力合作。校里只有协治会而没有自治会。感情既无隔阂,事务自然都开诚布公,无所用其躲闪。学生因无须矫情饰伪,故甚活泼有意思。又因能顺全天性,不遭压抑;加以自然界的陶冶,故趣味比较纯正。”“给学生一个有诗有画的学术环境,让他们按着个性自由发展。学校成立了两年,我也去教书,刚一到就感到一种平静亲和的氛围气,是别的学校没有的。我读了他们的校刊,觉得特别亲切有味,也跟别的校刊大不同。我教着书,看出学生对文学和艺术的鉴赏力和表现力都比别的同级的学校高得多。”学生使用的教材是生动活泼而又平易亲切的:国文课上,朱自清应学生要求,将自己刚刚发表的散文《绿》、《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作为教材给学生讲作文之道;美术课上,丰子恺把自己刚刚创作的漫画拿来给学生示范;音乐课上,学生们唱的是由李叔同填词谱曲的《送别》……。这里的学生是幸福的,这里的教员也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拥有学术自由的天地。夏尊三十多岁,而朱自清、丰子恺则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但他们已经在这里显露各自的学术思想和艺术才华了:夏尊在这里实践他宗教般的教育理想,并翻译了意大利亚米契斯的小说《爱的教育》;丰子恺在这里开始了他的漫画创作,因此而成为“中国漫画第一人”;朱自清在这里写下了一系列脍炙人口的散文名篇……。

夜色从湖面上漫过来,“一钩新月天如水”。“我们几家接连着,丏翁的家最讲究。屋里有名人字画,有古瓷,有铜佛,院子里满种着花。屋子里的陈设又常常变换,给人新鲜的受用。他有这样好的屋子,又是好客如命,我们便不时地上他家里喝老酒。丏翁夫人的烹调也极好,每回总是满满的盘碗拿出来,空空的收回去。白马湖最好的时候是黄昏。湖上的山笼着一层青色的薄雾,在水里映着参差的模糊的影子。水光微微地暗淡,像是一面古铜镜。轻风吹来,有一两缕波纹,但随即平静了。天上偶见几只归鸟,我们看着它们越飞越远,直到不见为止。这个时候便是我们喝酒的时候。我们说话很少;上了灯话才多些,但大家都已微有醉意。是该回家的时候了。若有月光也许还得徘徊一会;若是黑夜,便在暗里摸索醉着回去。”这里最令人神往的是,人与人之间那种纯净、善良、朴实、真诚、平等、自由的心灵交往。

这里没有没完没了的会议,什么年级研讨会、班级分析会、备课组会、教研组会、考试动员会、考后总结会;这里没有没完没了的考试,比如周考、月考、阶段考、抽考、联考、模拟考;这里没有堆积如山的作业本,没有课堂练习、课后检测、题海、题库、仿真题、押宝题;这里没有写不完的计划、分析和总结,这里没有一项又一项评比考核,这里没有学校之间的竞争排位,这里没有“建品牌学校”、“创重点学校”等叫得震天响的口号和运动,这里没有……。这里有小鸟的鸣唱、和煦的阳光,这里有青青的草坪、蓝蓝的天,这里有堤岸上的漫步、湖面上的游弋,这里有慷慨陈词、朗朗书声,这里有沉思时微蹙的眉、斟酌时问号似的腰,这里能在落日余晖下从容走进湖光山色,这里能在夜深人静时倾听天籁之音,这里能在喧闹之时深入民众体悟疾苦,这里的老师上自己喜欢上的课,这里的学生读自己喜欢读的书,这里的学生夜晚时想睡觉就睡觉,这里的学生能在晨曦中自然醒来,用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看世界,这里能……。我常常在这梦的世界里流连忘返,醒来后又是一声长叹、一阵唏嘘。

白马湖盛满的不仅仅是软软的水,还有人们宗教般的情怀。晋时周鹏举出任雁门,因思念此湖,又千里迢迢骑白马回返,径入湖中,以身殉湖,这虽为传说,但却在传说的流传中寄托着人们对白马湖绵绵不断的情丝。更有“春晖之父”、“白马湖四友”等一群文人心中盛满对教育理想的宗教般的虔诚,或孤身一人或携子挈妇,远离城市的奢靡与繁华,迎着白马湖扑面而来的山光水色,在白马湖边奏响了一曲历史的绝唱。这块钟灵毓秀的圣洁之地是一代人教育理想的王国,虽在历史中化作了永恒,也让无数后来人魂牵梦绕,更让现在困顿不已的教育者驻足回望、追思缅怀。有人说,春晖教育的精髓是教育的自由、个性、活泼、潇洒!我说,还要加上一条:除了成人之美之外的别无所求;有人说,白马湖,倒真的永远只是教育的故乡,人们已经越走越远了,忘了来路,也不知所向!我想说,如果是故乡,流落天涯的游子迟早还能回家,可我们根本找不到归途,我们已经永远地失去家园!现在教育的天空到处是灰蒙蒙一片,见不到一丝春晖,我们到哪里去找热心公益、捐资兴学的开明绅士陈春澜?我们到哪里去寻特立独行、一呼百应的尊翁?我们又到哪里去请淡泊名利、才华横溢的一批白马湖文人?陈春澜死了!夏尊死了!那批白马湖文人统统死了!真正的教育死了!

春晖,一个失落的教育理想国!春晖,一个永远的教育梦!

仅以此文祭奠教育之死!!!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